外卖小哥登上《时代》封面 不能仅止于赞美

  叁月壹玖日,美国《时代周刊》封面 抗疫群像,美团外卖骑手高治晓作为唯一华人面孔登上封面。疫情期间,高治晓每天要跑一百多公里,派送四五十单到六七十单。 称,如果没有在危险中挺身而出的外卖骑手们,很多家庭、病人无法得到赖以生存的物资供给。

  对此,网上一派赞美声,认为“岁月静好是因为有人替我们负重前行”,“灿烂星空,谁是真的英雄,平凡的人们给我最多感动”,这次疫情让我们重新认识平凡者的不平凡。

  在平常的岁月里,有多少人像此时此刻来赞美平凡?我们更多看到的是平凡的人们遭遇了更多的不公平。不管是外卖小哥还是环卫工,不管是货车司机还是家政员工,如果只有当我们感到无助的时候,才想起平凡人的不平凡,这样的赞美不要也罢。

  从国情“自者”的视角来看,平凡或不平凡不能以地位来论定,而是应以职业精神和人文情怀来判断。每一个具有职业精神和人文情怀的人,都是不平凡的。不管在何时何地,这样的人都需要尊重。同情式的赞美不如共情下的互助,希望平常的日子里,所有岗位上的人都能平等地交流,都能平等地被对待。

  北京的外卖小哥高治晓上了《时代》封面,河北快递小哥李杰被选中出席了“联防联控 会”,外卖骑手吴辉在国新办 会讲述自己的故事,湖北的快递小哥或许默默无闻,在我们的眼中,应该没有分别。如果一边赞美着北京河北的快递小哥,一边拒绝湖北的小哥来我们城市,这对我们反而是一种讽刺。

  从外媒“他者”视角来看,外卖小哥登上《时代》封面,更是对“全链条链接”的提醒。一般来说,能够登上《时代》周刊封面的人物,要么改变过一个时代,要么有着杰出的贡献,外卖小哥实际上是以“超级连接者”“代言人”的面目出现的。

  所以,《时代周刊》 写道:“对于TIME的所有人来说,在这样的时刻,我们感到最大的 感是向全球超过壹亿人的观众提供可信赖的信息和指导。”“在巨大的压力下,中国的人工智能支持的物流网络展现出了惊人的适应能力,可以动态绕过封锁地区,重新规划运输路线,来避免灾难性的物资短缺。”而此前,《金融时报》的 也曾称中国外卖小哥是“新冠病毒疫情中的生命线”。

  外卖骑手吴辉更通俗更形象地说明了这一点,他说,“慢慢地我就发现,我们骑手们的工作被赋予了新的含义,我们成了维系城市正常运转的‘摆渡人’。”

  贰零贰零年的新冠肺炎疫情,一方面,让我们更加懂得了人与人之间,上级与下级之间、部门与部门之间如何沟通的重要性。好的沟通事半功倍,不太好的沟通事倍功半。另一方面,让我们更加看到加速人工智能和产业互联网进行超级链接的重要性。城市新基建连接起一个个由于物理隔离和内心恐慌而形成的个体“孤岛”生态,只要连接仍在,希望就在。

  共情链、产业链、治理链,当所有的链接更完美地形成一个动态平衡,我们的生活才更美好。这或许应该是外卖小哥登上《时代》封面深层意义。

本网站所有文章如无特别注明均为原创。作者:犍为今日动态网 ,复制或转载请以超链接形式注明转自 犍为今日动态网_娱乐动态_娱乐资讯_行业新闻-一个有态度的财经新闻网
原文地址《外卖小哥登上《时代》封面 不能仅止于赞美
分享到:更多

相关推荐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