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作霖:娶6房夫人,54岁离世后,23岁的六夫人用尽余生为其守节

  1928年6月,数次抵制日方拉拢的民国陆海军大元帅、奉系军阀张作霖因为战事失利而被迫返回东北,就在他所乘坐的火车途径皇姑屯附近时,被日军事先蓄意布放的炸弹炸死,一代枭雄就这样结束了54年的人生传奇。   回望“东北王”张作霖的一生,外在的无限风光都是兄弟忠义、治军有方的成果,而在他的家里,6房夫人共为其诞育了14个子女,辅就了家大业大的张作霖。   6位夫人当中,大夫人帮他最多、五夫人最擅外交辞令,可即便如此,张作霖还是因为迷信和贪色,将六夫人娶进了家中。   张作霖在不同时期娶进家门的列位夫人,实际上反映了张作霖在不同阶段对女人的现实需求。   张作霖初遇大夫人赵春桂之时,还只是个在清军队伍中一名不闻、灰头土脸的农村穷小子。当年,赵家庙村地主赵占元赶集回家的途中遇见了被人吊打的张作霖,古道热肠的赵占元顿起善心,慷慨救下了素不相识的张作霖。   知道感恩的张作霖从此就认恩人赵占元为“干爹”,一来二去,进出赵家多次的张作霖就喜欢上了赵家二女儿赵春桂,后来,张作霖辞去军务,回家当起了兽医,慧眼独具的赵占元非常认可张作霖,便将女儿赵春桂嫁给了他。   婚后,张作霖见兽医生意收入平平,不堪承负家用,生性刚猛的他便萌生了加入绿林、成为土匪的想法。   后来,世道越发混乱,张作霖就顺势成了一名土匪,但数月后,内心极为反感土匪那些卑劣行径的张作霖就忍受不了了,悄悄返回了家中。   妻子赵春桂担心张作霖的生死安危,岳父赵占元也力劝张作霖另选出路,而张作霖则坚持在乱世之中要有队伍、有枪、有军权方可安身立命。   最终,赵占元被张作霖说服了,拿出了一大部分家资帮张作霖拉起了一支队伍——“保险队”,“保险队”所到之处一定会确保当地老百姓的平安,因而广受人们称许,并由此而迅速发展壮大、实力过人。   后来,已经生下长女的赵春桂一边料理家事,一边全力支持自己掌兵在外丈夫,时常担惊受怕。   不久,张作霖的人马被清廷招安,事业算是走上了“正途”,赵春桂其后又接连怀孕,生下了长子张学良和次子张学铭,一时间,张作霖家庭事业双丰收,颇有点志得意满的样子。   但赵春桂却是人前风光心中苦楚——她帮助张作霖总管家事、张罗军资,几乎是一个人拉扯着3个幼子成长,她第二次怀孕即将临盆的时候,张作霖因为与人争斗而携家带口外出奔逃,长子张学良就是在逃跑的马车上降生的。   张作霖每次升职后便会更加忙碌,与大夫人赵春桂共处的时间也越来越少,而一个正直壮年的男子又难免对女人有所渴望,1898年,张作霖在一次替属下求亲的过程中,见到了北镇县中安堡村貌美多才、正值芳龄的私塾先生之女卢寿萱,顿生横刀夺爱之意。   卢家起初并不愿意结亲,但无奈世道太乱,一个文弱的家庭横竖难以抗拒张作霖的“一腔执着”,1900年秋,张作霖终将美人娶回家中,通情达理的大夫人赵春桂也就顺势接纳了贤淑识礼的卢寿萱。   赵春桂是个聪明而且识大体的女人,她为人干练直爽,对丈夫身边那些出生入死的兄弟们也都非常照顾,是个有情义有性格的“大女人”。   1909年,因为一些琐事,赵春桂和张作霖争吵不断,产生了隔阂。赵春桂就带着孩子们搬到了新民的旧宅子里居住,开始和张作霖怄气冷战。   其后,夫妻俩为数不多的几次见面总是以争吵结束,气得赵春桂返回新民老宅后就怒郁至病,逐渐卧床不起。   1912年4月,病重不治的赵春桂还没等到张作霖回到病榻前探望一二,便撒手人寰。尽管满怀歉疚的张作霖最终将发妻赵春桂风光大葬,但仍然愧意难消,遂嘱咐儿子张学良一定要在张作霖百年之后,将其与发妻赵春桂归葬在一处。   赵春桂过世后,卢寿萱被尊推为大夫人,尽管她也同样勤劳能干、贤淑有加,还对赵春桂所生的3个子女视如己出,可是这一切都无法阻挡张作霖继续寻求美女的脚步。   1905年,身为长女的戴宪玉为了求张作霖放过她那因“通匪罪”而被收监的父亲,装束一新后毅然上门替父求情。   张作霖对貌美如花的戴宪玉一见钟情,娶进家门让她做了三夫人。可惜,后来张作霖枪毙了戴宪玉胡作非为的弟弟,戴宪玉一气之下出家为尼,几年后便郁郁而终。   1906年,张作霖刚娶了三夫人没多久,就在一次外出途中偶遇了19岁的农家少女许澍阳,同样因为相貌秀丽而被张作霖娶回家的四夫人许澍阳是个聪颖豁达的女人。   在为张家生下了4个孩子后,许澍阳仍然没能将丈夫的心从军务和女人当中给拉回来,对于婚姻生活早已妥协了的她转而将精力都放在了教养子女之上,4个子女个个都出类拔萃,让晚年的许澍阳深感宽慰。   五夫人张寿懿,人人皆尊称其为“寿夫人”,6房夫人当中,五夫人张寿懿虽然进门较晚,但却最受张作霖宠爱,其中的原因也是众人皆知的。   五夫人乃将门之后,她大方得体、识文断字、活泼外向,交际手法灵活机敏的她自结婚后就成了张作霖愈发离不开的一张“外交名片”。   1898年,五夫人张寿懿出生在黑龙江,其父乃是清末著名将领寿山,而出身将门的五夫人实则本名为“寿懿”,她是在嫁给张作霖之后,自愿冠以夫姓,改名为“张寿懿”的。   自小,性格好强的张寿懿便极爱读书,她15岁进入女校上学,饱读诗书、见识深广,乃是一位风华正茂的新式女子。   1917年,时为奉天督军、省长的张作霖受邀参加奉天女子学堂的毕业典礼,在典礼过程中,张作霖见到了爽朗活泼的张寿懿,惊为天人,便对其展开了热烈的追求攻势。   这一年的冬天,张氏帅府再度张灯结彩,即将20岁的张寿懿满心欢喜、风风光光地嫁给了43岁的张作霖,成了张作霖的五夫人。   入府后,年轻聪颖的张寿懿充分发挥了自己的智慧和才干,将帅府的内务家事管理得井井有条,俨然成了帅府的“干练当家人”,自然就赢得了张作霖的信任和宠爱。   但年纪轻轻的张寿懿却是个聪明人,她不会恃宠而生娇,更不会因为自己能够有权掌家而对他人颐指气使。   五夫人对上面几位姐姐都尊重亲善,对张作霖的子女都关爱有加,面对如此干练精明、得体大方、识礼有矩的五夫人,大帅张作霖岂能不生怜爱之心呢?!   这一时期,张作霖已经成为了可以呼风唤雨的政治枭雄,受邀出席各种交际活动的时候也就越来越多,别看张作霖擅长运筹帷幄、治军打仗,但他这个没读过多少书的大老粗却对彼时社会上流行的各种新式交际活动感到十分头疼。   不过幸好帅府中有了这位青春貌美、八面玲珑、落落大方的五夫人,她的存在,总能恰如其分地帮助张作霖解开交际困局,为大帅赢得无数掌声和荣光。   五夫人张寿懿的确是位不可多得的贤内助,但她除了独具智慧和风度,更懂得如何把控丈夫的心理,在她看来,大帅张作霖也非常不易,而她这个妻子能做的,就是对丈夫多加体谅关怀、尽量顺从丈夫的心意。   1923年,张作霖难得有空到戏院里看戏消遣,不想却被台上一位身段优美、唱腔动人的女伶牢牢吸引住了目光。差人打听一下,方知那位女伶名叫马岳清,时年18岁,尚未婚配。   张作霖一边喝茶,一边盯着台上的马岳清,心中好感顿生。与此同时,张作霖听到邻座有人说起马岳清的面相,直言此女是旺夫相,听到这样的话,迷信的张作霖想要将眼前佳人速速收为己有的念头就更加强烈了。   没过多久,张作霖就将马岳清收为了侍妾,但他害怕五夫人不高兴,就暂时将马岳清安置在了天津。   耳聪目明的五夫人也很快就听说了大帅在天津有了一房外室小妾的消息,她笑了笑,当天就差人将马岳清从天津接到了奉天,以五夫人新添了一个女仆的名义将其带入了帅府。   马岳清本就是个本分的苦命人,她的表现和品行得到了五夫人的肯定,数月后,五夫人张寿懿向大家宣布马岳清是她为大帅物色的新夫人,并帮冯岳清置办了一个帅府夫人所应该具备的一切行头和起居用度。   对此,张作霖在惊喜之余不禁对五夫人“豪爽大气”的举动敬服不已,从那时起,独一无二的五夫人张寿懿便成了张作霖最爱的女人。   嫁给张作霖那年,六夫人马岳清刚满18岁,她入府后始终都被五夫人和众人所善待,因此心里一直充满了感恩和满足。   马岳清为张作霖诞育了1女张怀敏,过上了养尊处优的生活,但好景不长,张怀敏未满4岁之时,张作霖便在“皇姑屯事件”中被炸成重伤,被人悄悄护送回帅府后,很快就因伤重不治而离世。   面对突发的横祸和当时复杂纷乱的局势,敏感聪明的五夫人立刻决定对外严密封锁大帅已故的消息,就连日本使馆夫人翌日借做客之机想要打探大帅的伤情,都被内心坚韧、惯于应酬的五夫人通过强颜欢笑、镇定自若的表现给遮掩了过去。   由此,对外只知张作霖只是受了点皮肉轻伤,并无大碍,但实际上,五夫人的这番“表演”成功地为少帅张学良重返奉天、接管奉系军权争取到了充分的时机。   六夫人马岳清在23岁那年就成了新寡,但她其后却始终忠贞自爱,带着女儿与五夫人相伴生活,选择平淡度日的她余生都未再嫁,算是为张作霖守了一辈子的节,着实令人钦佩。   大帅张作霖的一生也算享尽了齐人之福,拥有6房夫人和14名子女,而在其不幸身亡之后,各位夫人还齐齐选择持节守寡,谓为难得。   细数起来,这6房夫人分别在不同的时段进入了张作霖的生命之中,或让这位枭雄的人生变得愈加幸福、或令其欲望得到某种程度的满足,这6房夫人实则更像是张作霖策马纵横人生的附属品,反映了张作霖在不同阶段对女人不同的现实需求。
分享到:更多

相关推荐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