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婚的男人,不行请放手,行就紧握住

  零壹

  本命年,我离婚了。

  前妻因为婚外情,不好意思和我争财产,房子、车子都给了我。当然,重点是她找的情人比我更有钱,不在乎我的这点儿小钱了。

  然后,我认识了玲瑛。

  当我提起前妻时,玲瑛说:“哎,当你没遇到对的人时,婚姻和爱情总是很苦,不过,我相信人间自有真情在,总会遇到对的人,所以,请你别放弃。”

  我被玲瑛的鸡汤灌得很舒服,于是开始追她。

  两个月后,玲瑛开始对我的女性朋友们很有意见。人长得稍有姿色就说是整容的,人长得普通点儿的就说是火星来的。

  有一次我忍不住问她怎么回事?

  她扭捏地说她吃醋了:“我爱你,但如果你不行,就不要硬来了。”

  我乐了,说:“你没试过,又怎么知道我不行?我当然行!”

  玲瑛愣了愣,随即红了脸拼命摇手:“我不是那意思,我……”

  我更乐了,顿时想娶她了。

  就这样,我再婚了。

  零贰

  婚后,玲瑛操持家务是能手,还时不时抱着我嗲嗲地说:“老公,爱死你了!你行吗?”

  废话!美人在怀,两情相悦,能不行吗?当然行!

  所以,我对再婚待遇和福利满足又受用,给玲瑛的回报则是华服美食、无限额的银行副卡。付出这些时,我是满心欢喜的。

  然而,一切都在那天晚上改变了。

  那天晚上,我半夜醒来,枕边空凉,书房那儿传来喁喁细语,是玲瑛在和什么人谈心。

  什么话要在半夜里说?我突起疑心,悄悄贴近一听,只听到玲瑛说:“……就是图他有房有点小钱,所以才嫁给他的。对了,康子,我都结婚了,你真的还爱我吗?”

  我不知道康子是谁,但我直觉,康子一定是玲瑛的秘密情人!

  我差点气炸肺,当时就有让玲瑛立即滚蛋的冲动,然而我呆了呆,最终又躺回到床上。

  转天,我谎称资金周转出问题,手头太紧,不仅取消了副卡,还说要几个月给不了家用。

  玲瑛信了,说没事,她的收入可以做家用,生意场有得有失,她相信我会重新站起来的。

  我连声赞她是好老婆,心里却在冷笑。因为,玲瑛比我的前妻更可恶!至少,前妻没有用“爱情”来欺骗我,而玲瑛却是实打实地骗了我!

  零叁

  当前妻偷情时,我曾经千方百计跟踪她,把她和情人捉了个现形。

  但这一次面对玲瑛的偷情,我心如死灰,懒得再做侦察员。

  离婚,我是不会主动提出的。

  我既要让玲瑛穷折腾,也要拖到她财色尽失才罢休!我不够爷们,但这是她自作自受!

  我找了一个情人,年轻漂亮、特会讨好人。

  情人说不在乎婚姻,只在乎能否及时行乐。

  于是,我早出晚归,和小情人玩得不亦乐乎,却对玲瑛说我必须努力工作,东山再起,好让她过上好日子。

  玲瑛就说:“好,那你好好工作,我不给你添乱。”

  但玲瑛开始很少嗲声嗲气地说:“老公,爱死你了”,更别提主动热情地和我做那事了。她早出晚归,行踪诡秘,我想她一定和情人各种幽会。

  零肆

  大约两个月后,一天晚上,小情人突然想吃豆浆油条,我自告奋勇为她跑腿。

  在豆浆店里,我邂逅前妻。

  前妻主动招呼我坐一坐。她身边的大嘴男人冲我笑,正是她以前的情人、现任丈夫。

  好吧,我必须表现的大方,是吧?!

  前妻说她和现任丈夫很相爱,感谢我当初成全她。

  前妻说:“听说你再婚了,她在哪儿工作,叫什么名字呀?”

  在前妻幸福的二婚生活面前,我不能示弱。

  我指着手机相册里的玲瑛说:“她叫玲瑛,很爱我,我们很幸福!”

  大嘴男人凑过头,睁大双眼说:“这是我大学同学玲瑛呵!”

  然后,我从大嘴男人那儿知道以下信息:

  原来,玲瑛和初恋男友康子是大学同学,后来康子找了个有钱女人,和玲瑛分手了。玲瑛一气之下相亲,遇上我。

  大嘴男人说:“前两天我还听同学在群里说,她老公生意出问题了,要靠她养,她晚上就小饭馆兼职服务员,用自己的收入补贴家用。原来她老公就是你呵!”

  有时候,真相总是让人难堪。早知如此,我当初把大嘴男人和前妻堵在酒店的床上时,就应该把他揍死。

  大嘴男人又说:“听说康子要解救她,被她拒绝了。”

  我的心一提:“为什么拒绝了?”

  大嘴男人说:“据说,玲瑛对康子说,如果他还爱她,就请放过她,因为她现在只爱她老公。你真幸福,有个女人愿意倒贴自己来养你。”

  但我已无暇顾及大嘴男人是否话中有话,我只想尽快见到玲瑛。

  零伍

  我去找玲瑛,当她伏身收拾一张桌子时,我突然出现。

  她慌张地说:“老公,对不起我没有告诉你,我只是想多挣些钱养家,好让你专心工作,别顾虑家里的经济状况。”

  我的鼻子一酸。

  玲瑛承认嫁给我是图我的钱和房,但我忽略了一个事实,那就是,我们第一次见面时,她曾说过的那句话:“当你没遇到对的人时,婚姻和爱情总是很苦,不过,我相信人间自有真情在,总会遇到对的人,所以,请你别放弃。”

  所以,从我们相识后,她就决定开始新的感情和生活,给它们建了一个楼梯,一步一步地走上来,在行走的过程中,她的初衷早已改变,把我当作一个可信赖、值得爱的男人。

  她一直相信爱情,相信人间自有真情在,相信总会遇到对的人,所以她给我们的婚姻留了思想梯度。

  而我,又做了什么?我沉浸在初婚的伤害中,疑心重重,在婚姻的梯底原地踏步。

  我让玲瑛别做服务员了,说今天接了一单大生意,公司好转了,又可以负责家用了。

  玲瑛就笑,嗲声嗲气地说:“老公,我就知道你一定行的!”

  我暗自惭愧,说:“当然,我一定行!必须行!”

  是的,如果玲瑛知道我有情人的事,会不会气疯了?!不,我应该学会给自己建一个思想楼梯,好让我一步步地走上去,和玲瑛站在同一高度上,才配得上她说的“你一定行”,我可不想又一次离婚!

本网站所有文章如无特别注明均为原创。作者:犍为今日动态网 ,复制或转载请以超链接形式注明转自 犍为今日动态网_娱乐动态_娱乐资讯_行业新闻-一个有态度的财经新闻网
原文地址《再婚的男人,不行请放手,行就紧握住
分享到:更多

相关推荐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